当有一天对你来说我的名字很陌生的时候 你会笑着说那已是过去的爱情 问题是,这种勉强的爱情,貌合神离,又能撑多久? 爱情,若是一支圆舞曲,一定要两个人心甘情愿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