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有一日我们倦了,觉着该在一个午后或夜晚去丈量这点点的轨迹,便是我们开始在晓风残月下轻轻地回忆。
 
回忆是书。既不忍遗弃,又总得时时翻晒,时时朗读。
 
我们有许多悲哀并不是未曾向往过未来,而是因为我们拒绝回忆```