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种闺蜜互为“媳妇儿”
一个她叫诺奈葵,在北京;另一个她叫诺奈言,在天津。

   2005年,她们的第一次相遇是在网游梦幻国度里,那时她16岁,她19岁,16岁的诺奈言和19岁的诺奈葵成为了彼此第一个在虚幻世界里邀请组队的那个陌生人。后来慢慢熟悉后,直到有一天,葵对言说:“我决定从今天开始让你做我媳妇,因为我已经有大老婆、小老婆和亲爱的了,所以你是我的媳妇。因为我也是女的,所以你也叫我媳妇吧。”她俩就这样幼稚地称呼对方“媳妇”了8年,那年还没有“闺蜜”这个词。

   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,是诺奈葵坐火车去天津,那时候天津站和北京南站还都没改建。两个十几岁的女孩虽然在网游中天天聊天,但是第一次见面还是会不好意思。所以第一次见面的那天,害羞的葵从始至终就没怎么抬起过脸。

  就这样,年复一年,俩人一起吃大餐、路边摊,一起凌晨起来去医院排队,一起看奥运会,一起看东方神起的演唱会,还在空无一人的胡同里唱“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”,一起哭,一起笑,一起度过了很多很多。

   她们一个狮子座,一个天蝎座,两个最不可能成为朋友的星座,就这样在一起很多年。虽然身处京津两地,但是好处多多,即使摩擦、吵架甚至讨厌对方也不会面对面说出来。即使总是生气时发誓再也不给对方打电话了,偏偏又都记性不好重归于好。

   刚好,拍照那天,我鉴证了她们俩的第一次吵架,这是个插曲,也是个纪念。


每对闺蜜的故事和经历都不同,喜好也不同。通过一路的攀谈和沟通,我会慢慢走近她们,了解她们,让她们充分放松,并且可以在镜头前自如地“做自己”。

   器材方面,我对自己的5D3越加有信心和熟悉。总有人问设备的问题,但客观的说,越贵越好,但是主观的说,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。5D3就是这样一台比较让人放心的全画幅相机,首先画质是不需要操心的,其次操作性能很顺手,适应的拍摄环境和条件会比较多一些。